想怀孕,却输卵管“路堵塞了”,怎么才干变“畅通”呢?

铃木“隼”2020款北边美版特价而沽价颁布匹14799美元宗

地动仪被删:确立单位临时拖欠工程款新项目将予同意动工

2019年10月28日 09:02


  欢迎来到“我”时代。这些似乎早已是心知肚明、秘而不宣的事情了,但也许身为90后的你却不曾意识到:90后从来不称呼自己为90后,他们用的最多的代词,就是“我”;他们踏着时代变幻的浪潮而来,对这个世界的第一印象是机遇与风险并存,并且风险远远高于机遇;没有了70后的奋斗理念和80后的自嘲精神,90后拥有的是更强烈的自我精神和危机意识;比起逐渐老去的70、80后,90后更加期待自我价值的实现,这种期待的出发点不是改变世界,只是满足自己;他们乐于打造和固守自己的小世界,这样会带来令人踏实的安全感……生活在大时代中的小世界,你真的很了解自己吗?本期策划将对不同类型的青春文本,进行深度剖析,为你展现一个自己时时刻刻存在但却不了解的“我”时代。


  多年以后
  午后的太阳是一剂毒药
  不敢在此时安静地睡去
  远处响起了熟悉的调子
  似两座城池大动干戈
  在山间慢慢隐退
  喂养着饥饿所谓灵魂
  这些年,日子过得拖泥带水
  我手提着疼痛沉默不语
  我试想,多少年以后的晌午
  我会像一座废弃的城池
  断壁残垣,荒草丛生
  懒散地在野外晒着太阳
  抚摸着伤疤
  打听着前世的下落
  乡愁
  寒冷的冬天裹着泥土的味道
  沿着玉带河的尾巴一路向上
  那些季风区的灌木
  抵挡不住南来北往的冷空气
  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
  我像一只白眼狼一样接受了太多
  远处的旷野辽远,不见群山
  大把大把的粮食在暮色里做着美梦
  眼睛里流出了笑意
  我带着经久未变的乡音在路上疾驰
  前方山顶的雾变成了洁白的雪
  像我童年在麦地里堆的雪人
  在列车上,我重拾着故乡的符号
  拉近这这些年与故乡的距离
  故乡越来越近
  我像怀抱着一个小火炉
  燃烧和温暖着你我的乡愁
  汉江石
  在汉江上游的河滩上
  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石头
  光怪陆离
  像一个个自由的舞者
  破碎的河床
  像一张张长着牙齿的嘴
  紧紧地咬着一江两岸
  在这些坚硬的石头山上
  我俯身捡起一块
  俊秀的眼眸
  像捧在手心里的爱人
  似水的新娘
  过冬
  暮色临近
  夕阳的光晕迅速退去
  十月的夜晚
  月明如镜
  我像一只枯黄的野草
  在月光下游荡
  等待一场野火焚身
  夜晚,在我的头顶
  有鸟群迁徙
  他们拖儿带女
  带着过冬的口粮
  像一只只齐发的箭
  呼啸而过
  射向了温暖的远方
  ◎秋
  风吹折了树木的骨头
  这是在深秋的季节
  野果掉在地上
  在跳跃、奔跑
  像黄河暴涨的河水一样
  戴着一只破草帽
  从遥远的高原一路向东
  这是一个起风的秋天
  稻子颗粒饱满
  在风中摇曳着身姿
  挤眉弄眼
  远处的田地里
  孩时的玩伴收割着庄稼
  一边照顾着自己的孩子
  他的妻子在田埂上
  又挺起了日渐丰腴的大肚子
  我睁开沉睡已久的眼
  童话般的梦在田野上飞翔
  梦想的石头成群结队
  在那个夜里,天下了一场雨
  在湿漉漉的境遇里
  我做了一个忧伤的梦
  黑夜狂想曲
  今夜,我和我爱的姑娘
  在洒满月光的玉米地旁
  大手大脚地消费着时光
  我们白天赶路
  在热闹的太阳下
  我们把自己打磨成一个雪球
  从人群里来
  到人群里去
  你在思想的胃里
  塞满了五谷杂粮
  瓜果蔬菜
  从黄昏驮到日落
  由日落扛到天明
  夜里,我们像一粒微薄的尘埃
  月光照进单薄的一面
  也照亮了另一面
  一面写着忧伤的词
  另一面谱着惆怅的曲
  隐退的记忆
  春天来得太迟钝
  我感觉到的时候
  雨雪一直在下
  山里的庄稼睡意蒙眬
  半山腰有雾在盘旋
  盛开着像一朵美丽的花
  我住在蜂窝的房里
  用蜜紧裹着自己
  一根坚硬的不安分的骨头
  捅破窗户
  晒着温暖的太阳
  吹着喇叭、羌笛和箫
  像野兽一样嚎叫
  在屋外徘徊
  一滴晶莹剔透的雨
  钻进我的眼
  路边的街灯昏黄
  虚空的风在夜晚变得矜持
  我清理了周身的躁动
  点燃一盏煤油灯
  对着镜子和水盆训话
  在记忆的蜂房外
  看见一个影子快速隐退地动仪被删
  十一月,是在十一月的大早上
  一直下着雨,没有阳光
  木棉花却开得无辜
  且,义无反顾
  今天的木棉花
  是一棵开花的树
  使我感到温馨、浪漫和幸福
  我看见幸福的影子
  在稀疏的头发里
  在鲜红的手指尖
  跳舞
  我看见幸福的影子
  在稀疏的花蕊间
  向我靠拢
  在鲜红的手指间
  舞动木棉花开出
  红色 温柔的光
  告诉我一段喜庆的风尚
  今天的人,我送出今天的祝福
  那一阵阵停不住的冷雨
  我也愿你们幸福
  愿你们幸福得
  连幸福本身都嫉妒
  今天木棉花开
  开得好热爱
  新的火焰与柔软
  珍惜与幸福
  融化了我的秋天
  秋天里寂寞的脚步
  融化了我十一月的眷恋
  木棉花开,是一次盛典
  含糊的语言
  如果爱与恨,都能
  斩钉截铁地对你说,哪怕
  我不曾向谁说破我的心事源于什么
  一束紫的光或是一弯溶溶新月
  可如今我爱你
  对人类如此含糊的语言
  如今,连我自己也信不过
  如果我这样说,你就爱我了
  我就不会假意将感情鄙薄
  我会吻你作为永久相爱的保障
  给你生命特有的印章
  我愿它化作一声呼唤
  来自深深的心底
  我,向你谈起过那样的高歌
  只一个爱字
  可它还没出胸膛和喉咙
  灼热的心情已将歌声淹没
  我本是一座涨满的池塘
  可对你却像干涸的泉眼一样
  一切都由于我痛苦过,沉默过
  因为我爱你,我才会
  斩钉截铁地对你说
  一棵香椿树在我梦中生长
  一棵香椿树在我梦中生长
  我们曾一起生长在四季鲜明的故乡
  后来分开,以我流浪者的铁石心肠,本来
  我有千万种理由不再关心它的茁壮,死伤
  但是我不能,不能这样
  我爱它,我要它向阳,如门楼的瓦
  我为它保管水井,保管雨,保管蓝天
  保管树枝和那些穿黑衫的老乌鸦
  保管着午后拖在河畔的树的阴影
  保管着一个顽童三五岁还抱着的洋娃娃
  我是秘密的藏宝图,虚无的仓库
  如果我将来死去,它还会在我的梦里
  梦中的香椿树,如果一所博物馆要收藏我们
  快乐的童年和异乡的思念
  我一定能在黎明前出土,亲身莅临去祝福
  我在梦里为大地保管着一棵真正的树
  它常常找到流浪的我,敲响我的窗户
  像个不速之客,带来故乡的消息
  靠着门说起阿娇,说起从前的红泥小火炉
  在望眼欲穿的企盼中度过
  体验一下那种被灾难呵护的感觉
  一棵香椿树在我梦中生长
  就像平原上的乡亲,在地窖里遇见寒冬的食粮
  为它继续四季,哦,那万物梦寐的故乡
  旧年历的时间,不妥协的国度,它是它自己的君王
  在我家门楼的右前侧站着岗
  它是它自己的光,它是它自己的至高无上
  自由舒展,光明正大,地老天荒
  那些芬芳的嫩芽,那些树叶回归金黄
  当干瘦的老人又坐在路口买酒
  当秋日来临,光辉将条条大道照亮
  深山的伐木者永不知道
  还有最后一棵树,向阳,向阳
  在贫瘠浇灌的不毛之邦
  回见
  在异国他乡最南的一端
  在你我梦境最远的一站
  这秘密的岛,隐去了名字的岛
  这夏天的落阳,冬季的海女
  这石柱的峭壁,难懂的方言
  当我再次回到家乡,感觉
  像一次幻想,像从未离开,我已不认识故乡
  穿过这新生和希望,就像流亡者归来
  就像幽灵回到祠堂,我依旧知道
  何处是李家水井 何处是张家花园
  何处是外祖母的藤椅,何处是她的碧玉耳环
  何处是低垂在黑暗里的窗帘,我依旧知道
  何处是母亲的菜园,何处是城隍庙的飞檐
  我依旧听见风铃在响,依旧看见蝙蝠穿着灰衣衫
  落日在老桉树的湖上晃动着金鱼群,我依旧记得那条白鲢
  月光大匠铺设的回家路,哦,它最辉煌的日子是新年
  就像后天的盲者,我总是不由自主在虚无间
  摸索故乡的骨节,像是在完成一个久久期盼的美丽心愿
  有一天我也会是坐在路口打酒喝的老头
  睁一只眼,闭着另一只
  夹一块长面包,拄着手杖
  像盲人博尔赫斯,穿过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白天
  摸索出大理石的这一面,转过身微笑,朝黑暗
  顺着我的梦境,一条街数我走得最慢
  有时会碰到排水管,下雨我很敏感
  忘了图书馆和教堂的方位,晚年
  只记得苍天在上
  明镜低悬,洗漱台边,杂物垒成小江山
  牙膏皮瘪了,指甲钳没关,木梳青丝纠缠
  废墟间的一炷柱香,还有一段,还有
  一段,总也燃不完,远方
  我的梦就是这袅袅青烟最后的吹散

有一天,我长大了,我发明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房子。地动仪被删如果出去办事,回来想洗澡就可以给房子打电话让房子放好洗澡水,到家就可以舒舒服服的洗个澡。

地动仪被删:《镜花缘》麒麟臂伸见

(作者:张砦)地动仪被删
  风一样自由:(贴吧网友)
  第11期杂志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蔡璐的《南方》了。读《新作文》很多年了,一直都很关注蔡璐。后来她的文章渐渐少了,心里还挺失望的,可能是学习紧张的原因吧。所以这一次看到《南方》,很开心,很感动。
  编辑回复:感谢“风一样自由”这么长时间来的关注和支持。只有经历了共同成长的读者和作者,才会在彼此之间通过文字建立一种特殊的联系,看不到,摸不着,但却是心心相印,惺惺相惜。希望有更多的读者和作者,通过《新作文》的平台建立起心与心的交流。
  比卡丘:(热心读者)
  我是来提意见的,小编手下留情!第11期的封面真的太丑啦,不醒目,没特色,简直都像上世纪的杂志。还有那个配图,不知道“汉字书写”这几个字和后面的那个“善为天下者”的内容有什么联系。看样子,杂志要加油啦!
  编辑回复:谢谢“比卡丘”给杂志提意见,小编们感谢还来不及,怎么会“手下不留情”呢?关于11期的封面,在杂志印出来后,编辑们也进行了讨论,在色彩等方面确实不如前几期做得那样好。我们不想为自己的失误找借口,所以只好化悲愤为动力,更好的就在下一期!
  ◎非诚勿扰:(热心读者)
  我觉得杂志卖得太贵了……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被打……前几天我在我家门口的书摊上看见本杂志,全彩印刷,纸质也非常好,才卖3块钱啊……3块钱……块钱……钱……这年头连《读者》都卖4块了!!像这样3块钱物美价廉的杂志真的太少见了。难道这只是特殊现象吗?求破!
  编辑回复:回答“非常勿扰”同学的这个问题之前,必须先普及一个知识,那就是一本杂志的成本到底怎么算。
  小黄人:(热心读者)
  读完孙喜惠的《来不及陪你苍老》,我的眼睛里竟然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就在那一刻,我很想家,想奶奶,想爸爸妈妈。我从初中开始就住校了,以前是每周回去,再后来是半个月回一次,渐渐地,上了高中以后,成了一个月回一次。每次回去面对亲人,似乎没什么特殊的感觉。直到读完这篇文章,奶奶日渐佝偻的身躯,爸爸头上日渐增多的白发,妈妈脸上日渐深刻的皱纹才慢慢浮现在我眼前。我觉得自己真傻,每次回家只顾吃饭、睡觉,要不就是和朋友出去玩,却忽视了身边最亲的人,忘了问他们过得好不好。真的很难受。
  编辑回复:“小黄人”同学,从你的名字看,小编觉得你一定看过那部幽默的动画片《卑鄙的我》,里面的“小黄人”可不像你这么难过啊。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总是容易忽略身边的人,直到失去后,才明白珍惜的重要性,但是一切悔之已晚。因为人就是要在这样的失去与获得中慢慢成长的。不过还好,在你想起亲人的时候,他们还能在家乡为你守候,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所有收起忧愁,选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回家看看他们吧。
  雪人:(贴吧网友)
  读完第12期上黄雨帆的《我习惯藏在我身后》,我心里觉得挺凄凉的。成长真是一件孤独的事情。而最让人忍受不了的应该就是那种你原本以为不会离开你的,到最后还是会离开你,不管是友情,还是亲情。黄雨帆的文章我一直都关注,以前只觉得她写的影评和书评都挺有深度,现在才知道,原来深度是这样来的。
  编辑回复:谢谢“雪人”的支持,希望在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你还没有化。所有的成长都是经历许多事情后才开始的。与小时候我们能够“呼风唤雨”不同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事情是你不能够主宰的。而接受这样的现实就是成长所要付出的代价。来年再见了,亲爱的“雪人”
  月亮的脸:(热心读者)
  看过第12期杂志后,我有以下几个感觉:1.这一期的文章内容大部分都是关于时光逝去的,读起来挺令人伤感的;2.这期很打动我的是黄韦达的访谈,我感觉他不像一般的写作者,他很“呆板”,但很认真,嗯,不像我认识的其他写作者;3.这期的策划女性文学,选题很好,但是会不会有些深呢?我觉得一般的高中生会不会还没有什么女性文学的概念……
  编辑回复:分别回答“脸”的几个感觉吧。1.因为杂志是第12期的缘故,所以总的风格上偏向于怀旧与时光逝去;2.关于黄韦达,小编与你有同样的感觉,他是一个令人佩服的写作者,单纯、执着;3.女性文学的选题来源于新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正因为它是一个不被大众所熟悉的领域,小编认为才有必有更早地介绍给读者。因为女性文学确实是文学领域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寒冰:(热心读者)
  我能说《伤仲永》帅呆了吗?真应该把课本上的《伤仲永》和这篇替换一下!
  编辑回复:感谢“寒冰”如此喜欢《伤仲永》。但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把这篇《伤仲永》放到语文课本上,也许照样也会失去它的创意。文章永远都是背黑锅的……
  尼禄:(热心读者)
  哦不,我最爱的封二吴大大去哪里啦?为什么这次换上这个什么摄影了?封二的内容不是固定的吗?求破!
  编辑回复:尼禄同学,小编很了解你每一期期待你亲爱的吴大大同学画作的心情。但是吴大大同学也很辛苦啊,就让我们在年末最后一期的时候,给他放个假吧,这样2014年他才能创作更好的画作给大家。


  风一样自由:(贴吧网友)
  第11期杂志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蔡璐的《南方》了。读《新作文》很多年了,一直都很关注蔡璐。后来她的文章渐渐少了,心里还挺失望的,可能是学习紧张的原因吧。所以这一次看到《南方》,很开心,很感动。
  编辑回复:感谢“风一样自由”这么长时间来的关注和支持。只有经历了共同成长的读者和作者,才会在彼此之间通过文字建立一种特殊的联系,看不到,摸不着,但却是心心相印,惺惺相惜。希望有更多的读者和作者,通过《新作文》的平台建立起心与心的交流。
  比卡丘:(热心读者)
  我是来提意见的,小编手下留情!第11期的封面真的太丑啦,不醒目,没特色,简直都像上世纪的杂志。还有那个配图,不知道“汉字书写”这几个字和后面的那个“善为天下者”的内容有什么联系。看样子,杂志要加油啦!
  编辑回复:谢谢“比卡丘”给杂志提意见,小编们感谢还来不及,怎么会“手下不留情”呢?关于11期的封面,在杂志印出来后,编辑们也进行了讨论,在色彩等方面确实不如前几期做得那样好。我们不想为自己的失误找借口,所以只好化悲愤为动力,更好的就在下一期!
  ◎非诚勿扰:(热心读者)
  我觉得杂志卖得太贵了……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被打……前几天我在我家门口的书摊上看见本杂志,全彩印刷,纸质也非常好,才卖3块钱啊……3块钱……块钱……钱……这年头连《读者》都卖4块了!!像这样3块钱物美价廉的杂志真的太少见了。难道这只是特殊现象吗?求破!
  编辑回复:回答“非常勿扰”同学的这个问题之前,必须先普及一个知识,那就是一本杂志的成本到底怎么算。
  小黄人:(热心读者)
  读完孙喜惠的《来不及陪你苍老》,我的眼睛里竟然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就在那一刻,我很想家,想奶奶,想爸爸妈妈。我从初中开始就住校了,以前是每周回去,再后来是半个月回一次,渐渐地,上了高中以后,成了一个月回一次。每次回去面对亲人,似乎没什么特殊的感觉。直到读完这篇文章,奶奶日渐佝偻的身躯,爸爸头上日渐增多的白发,妈妈脸上日渐深刻的皱纹才慢慢浮现在我眼前。我觉得自己真傻,每次回家只顾吃饭、睡觉,要不就是和朋友出去玩,却忽视了身边最亲的人,忘了问他们过得好不好。真的很难受。
  编辑回复:“小黄人”同学,从你的名字看,小编觉得你一定看过那部幽默的动画片《卑鄙的我》,里面的“小黄人”可不像你这么难过啊。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总是容易忽略身边的人,直到失去后,才明白珍惜的重要性,但是一切悔之已晚。因为人就是要在这样的失去与获得中慢慢成长的。不过还好,在你想起亲人的时候,他们还能在家乡为你守候,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所有收起忧愁,选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回家看看他们吧。
  雪人:(贴吧网友)
  读完第12期上黄雨帆的《我习惯藏在我身后》,我心里觉得挺凄凉的。成长真是一件孤独的事情。而最让人忍受不了的应该就是那种你原本以为不会离开你的,到最后还是会离开你,不管是友情,还是亲情。黄雨帆的文章我一直都关注,以前只觉得她写的影评和书评都挺有深度,现在才知道,原来深度是这样来的。
  编辑回复:谢谢“雪人”的支持,希望在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你还没有化。所有的成长都是经历许多事情后才开始的。与小时候我们能够“呼风唤雨”不同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事情是你不能够主宰的。而接受这样的现实就是成长所要付出的代价。来年再见了,亲爱的“雪人”
  月亮的脸:(热心读者)
  看过第12期杂志后,我有以下几个感觉:1.这一期的文章内容大部分都是关于时光逝去的,读起来挺令人伤感的;2.这期很打动我的是黄韦达的访谈,我感觉他不像一般的写作者,他很“呆板”,但很认真,嗯,不像我认识的其他写作者;3.这期的策划女性文学,选题很好,但是会不会有些深呢?我觉得一般的高中生会不会还没有什么女性文学的概念……
  编辑回复:分别回答“脸”的几个感觉吧。1.因为杂志是第12期的缘故,所以总的风格上偏向于怀旧与时光逝去;2.关于黄韦达,小编与你有同样的感觉,他是一个令人佩服的写作者,单纯、执着;3.女性文学的选题来源于新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正因为它是一个不被大众所熟悉的领域,小编认为才有必有更早地介绍给读者。因为女性文学确实是文学领域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寒冰:(热心读者)
  我能说《伤仲永》帅呆了吗?真应该把课本上的《伤仲永》和这篇替换一下!
  编辑回复:感谢“寒冰”如此喜欢《伤仲永》。但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把这篇《伤仲永》放到语文课本上,也许照样也会失去它的创意。文章永远都是背黑锅的……
  尼禄:(热心读者)
  哦不,我最爱的封二吴大大去哪里啦?为什么这次换上这个什么摄影了?封二的内容不是固定的吗?求破!
  编辑回复:尼禄同学,小编很了解你每一期期待你亲爱的吴大大同学画作的心情。但是吴大大同学也很辛苦啊,就让我们在年末最后一期的时候,给他放个假吧,这样2014年他才能创作更好的画作给大家。地动仪被删
  你曾说过,紫檀未灭,你亦未去。你可知道,我将你不在的时光雕刻成一枚纽扣。等你回来时用诺言缝补在离你心脏最近的左胸口,以此为系带,画地为牢,让你永陷此囹圄。
  ——题记
  【一】
  如果你将左手偷偷藏到身后,右手会孤独不适吗?
  如果你骗左眼说右眼失明了,左眼会伤心难过吗?
  你将所爱之人的手握在右手,右手会喜悦不已吗?
  你将所爱之人的心印在左眼,左眼会满怀激动吗?
  如果你说他人赐予的欢喜终将会弥补你身体里缺失的部分,如果你说这狂欢盛宴过后仍是虚无的桃花源,那你一定不懂我此刻的心情,负隅顽抗,孤军奋战,和自己。
  时间过去了19个小时,还有5个小时,才能到达云浮。我不吃不喝,上了一趟厕所后便蜷缩在火车的里座发呆。旁边的两个座位上坐着一对情侣,刚刚高考结束准备去旅行;对面坐着三个回老家的农民工,岁月让他们的轮廓坚硬如刀,隐忍而沉默。
  我不喜欢说话,盯着窗外换了一轮又一轮的景色,心里浮现出路璟生那不断变换的脸,害羞的、倔强的、沉默的、张扬的、苍白的,才发现没了他,所有关于四时雪月的遣词造句都只是附庸风雅。
  旁边的女生吃薯片吃得很带劲儿,问我要不要,我摇摇头,虽然我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了。她也是北方的女孩儿,活泼开朗,热情大方,爱说话却不聒噪,笑容张扬却不刺伤他人。她说高考成绩已经下来了,她和男友都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双方家长都已经见过,这次旅游家里也很赞同。大家都夸他们很般配,男生腼腆地笑了。那男生内向不太爱笑,却极体贴、极宠女孩儿。
  我想起路璟生。女孩儿突然向我递了一杯热水,我又摇摇头。
  “看你,嘴唇都干涩了。这是没用过的一次性杯子,你喝点水吧”她自然地再一次将水递给我。
  我看了半天,终究还是接过来抿了一小口:“谢谢!”
  “你说谢谢那我可不依,若要真谢,给我讲个你的故事吧”
  我摇摇头:“我没有故事”
  “怎么会呢?你的眼睛透露出你有故事。让我猜猜,是一个关于执着的故事?”女生转过身问男生,“你猜呢?”
  “我猜是关于守护的故事”
  女生摇着我的胳膊:“快讲吧!好期待,快讲嘛……”
  我拗不过她,笑着答应了。我讲的故事很乏味,请先确定你有足够的耐心愿意听完我语无伦次且零碎杂乱的描述。
  【二】
  我长这么大,路璟生只到学校里找过我两次。一次是四年级期中考试发成绩那天,直到天快黑我还没有回家,父亲在村里的小学也没有回家,母亲担心我,却不得不在缝纫铺赶工一套邻居胖婶的冬衣,便吩咐了路璟生去学校找我。
  路璟生比我大两岁,我却从不叫他哥,老是跟在他屁股后面“阿璟阿璟”地叫。为此父母亲骂过我好几次,说我是没教养的丫头。我诚恳认错,但坚决不改。时间长了,谁也拿我没辙。阿璟找到我的时候,我正缩在桌子底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让我那本就不怎么清秀的脸变得更丑了。我拽着作文卷子,眼泪浸湿了大半张试卷。
  阿璟喘着气拉我,我却死活不肯从桌子下出来。他只好无奈地钻进来,结果腰弓得太高,头撞到了桌腿上。他龇牙咧嘴地揉着头,终于挤了进来,我破涕为笑。
  “怎么还不回家?姨都快急死了”
  “阿璟,我作文才考了51分”说完我想起老师上课时说的话,又难过起来。
  “那怎么了?想当初我数学还考过21分呢!”
  我立马扯开嗓子嚷起来:“你是只做了21分的题,可全对啊!我却是写了满满四张纸,才得了51分,能一样么?”阿璟无奈地又挠挠头,紧蹙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连忙拿过我的卷子看。
  这次的作文题目是《生日礼物》,“请描述生日最想收到的礼物和原因”我满心欢喜地动笔,洋洋洒洒写了四页纸,不过是诗歌。今天念成绩的时候,老师特意拿了我的试卷作典型分析:为什么考了51分?首先,写成诗歌,作文格式不合要求;其次,人能当成生日礼物吗?很显然不能,跑题;再次,词语搭配不恰当,月亮口味是什么口味?鉴于我写了四张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勉强给了51分。
  阿璟随意拣了一段念起来:
  我不愿接受你采摘的鲜花
  因那孕育它的土地此时必定偷偷哭泣着呀
  我不愿将你馈赠的糖果大把抓
  因那过分的甜短暂却不真切呀
  我就喜欢现在经历着的这段年华
  因这年华有一个月亮口味的你啊
  “阿璟,阿璟,你说我写的真的不好吗?为什么不管我写什么老师都要拿出来当着全班的面批评?为什么我写什么都得不到老师的肯定?为什么我的作文老是得不了高分?为什么我总是因为作文成绩的影响拿不了第一?”
  阿璟认真地将卷子捋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倒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喜欢写作文吗?”
  我点点头,“喜欢!”
  “那要是有人哪天要你再不许写作文,你会怎样?”
  我记得曾经看过一句话叫“不自由,毋宁死”,我对着他郑重其事地说:“不作文,毋宁死”
  他从桌子下钻出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那不就得了,回家吧!”
  我连忙拽着他的腿不让他走:“什么叫那不就得了?说清楚!”
  “既然写作文是你天性里的一部分,那任何人都不能压制掉你的本能。你喜欢,那就继续,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你也有必须跋涉千里万里无尽头的路途,何必活在别人的眼光里?走吧,回家了”
  我被他的话震到了,反复咀嚼了半天才明白。我开心地钻出来拍拍土,拉着他的手一起回家。自那以后,每次考试后的作文试卷我都要交给他,他亲自给我打分写批语,我看了以后还要交给他,名曰“见证下次进步的存根”虽然我的作文分数老师越打越低,可我却越来越自信。

地动仪被删:包商银行被接收是个案以后金融风险尽体却控——中国人民银行拥关于担负人恢复者讯问

这叫飞翔么?不,这是挣扎。地动仪被删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太阳公公也快要下山了,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美丽的田野。

地动仪被删:【Miuo】何以用丝巾,为秋冬令穿架设“加以成”?


  2013年末了,伴着窗外萧瑟的北风,我突然有了一种紧迫的想要抓住时间的心理,因为怕失去。回顾这一年,我做了很多事,有几件还非常伟大,比如我顺利地、没病没灾地完成了生存任务;在这个基础上还丰富了一下物质与精神生活,发掘出了几道好吃的菜,探寻到了几处美丽的风景;对于情感,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对于他人,也似乎比往年更加宽容。再回顾这一年,又似乎什么事也没做,一年四季,朝九晚五地上班、下班,工作日无一例外地要吃妈妈做的饭;周末与友人逛街,与爱人相聚;心情好了,哈哈一笑,心情不好,抑郁一阵,然后一切照旧。这些琐碎的细节是每一年都缺少不了的,而且越往大里走,细节中的人和事越固定:朋友就是那几个了,家人不会变,爱人也不会变。于是生活就陡然变得慢了起来,新鲜与刺激的感觉渐渐消退,人生由不断的进取变成了相对的守势。这样的改变会给人带来错觉,比如:咦,我的世界怎么停止运转了?
  当然,这一切真的只是错觉,否则我也不会在年末写下这些话。我的人生也许已经到了一个休养生息的阶段,“守”与“稳”变成了主旋律。那段冲锋枪般“突突突”地横冲直撞的生活暂时休息,退守到了回忆中。我变得爱回忆,爱总结,爱与别人讨论成长之事。于是在做这期杂志的时候,我把黄雨帆的那篇《我习惯藏在我身后》放在了”主打“位置上。她很少写如此之长的文章,也很少在文章中表露太多关于成长的想法,但是这篇文章是个例外。它像是一篇自己写给自己的“成长总结”只有在一段漫长的成长经历过后,有所感悟,有所失去,才能写下这样一篇有质感的“总结”它不同于一般的“所见即所得”,更有一种沉淀的意味在其中“成长”栏目中的另外两篇文章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请原谅我把这一期的杂志弄得如此有怀旧、回顾之感。我始终认为,往回看是为了更好地向前走。
  “互动”中,收集了很多“星星”的年度关键词,其中褒义词、贬义词什么都有,但总的情感指向是向上的、积极的。这就是总结的力量。正处在横冲直撞的年龄的你,每天的心情应该都是在坐过山车,前一秒还是喜笑颜开,后一秒就阴云密布了。那些在我们这一代人看来已经固定的事物与关系,在你们的世界里还处在不断建构与瓦解的过程中,离散、相聚,言笑晏晏、反目成仇。在这样极端且多变的动荡中,成长的岁月一去不复返了。总有一天——也许就是这一天,每年的最后一天,你会明白:那些失去的、获得的都将失去,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永恒;那些失去的、获得的都将存在,因为没有什么能夺走你的岁月。
  最后,祝愿每一个人都能在即将过去的一年里有所体悟,在新的一年里成为更好的自己。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鬼武者》重制版舆地图怎么得到全舆地图获取方法图文伸见,ORIGINS悦木之源竹炭蜂蜜皓净养分面膜‘黑金面膜’全新上市,废丢城乡二元体制完成城乡融合展开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